欢迎您访问湖北南水北调!
当前位置:  首页 >> 我们的风采 >> 工作论坛 >>

我家的水利梦

来源:碾盘山枢纽建管局 发布时间:2018/1/24 15:09:58 点击率: 【字体:

    随着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,与其相关的报道接踵而来,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则关于“塞罕坝”的。说到“塞罕坝”,可能有些人还比较陌生,我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电视上看到了关于她的报道,起初我也以为“塞罕坝”是不是一座坝的名称,类似“三峡大坝”或者“葛洲坝”,但其实不是。
    那么,“塞罕坝”到底是什么呢?塞罕坝是蒙汉合璧语,意为“美丽的高岭”,她位于河北省最北部的围场县境内。历史上的塞罕坝是一处水草丰沛、森林茂密、禽兽繁集之地,在辽、金时期称作“千里松林”, 曾作为皇帝狩猎之所。由于历史原因,多次战乱,将一个曾经的“千里松林”,变成了寸草不生的沙地荒原。
    上世纪60年代的塞罕坝,集严寒、高海拔、大风、沙化、少雨五种极端环境于一体,自然环境十分恶劣。刚刚建场的塞罕坝,缺粮少房,交通闭塞,一旦大雪封山,人们便处于半封闭、半隔绝的状态。通过塞罕坝三代人五十五载的艰苦奋斗,在极端困难的立地条件下,创造了一个变荒原为林海、让沙漠成绿洲的绿色奇迹。
    提到“塞罕坝”,不得不提的就是“塞罕坝精神”。她的的精神内涵:“艰苦创业,科学求实,无私奉献,开拓创新,爱岗敬业”。这样的精神植根于塞罕坝140万亩的土地,源于成百上千塞罕坝务林人的奉献奋斗,成长于塞罕坝日益辉煌的绿色事业之上,是几代塞罕坝人用心血、汗水和生命凝结而成。
    这样的精神,不也正是我们水利人的写照么?说来也巧,我家到我这一代,刚好是第三代水利人,我的爷爷,父母都是水利人。作为第三代水利人的我,现在的工作条件比起当初祖辈那个年代要好的多。
    我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个笔记本,名字是当巴水电站,因为那会儿刚学会认字,小本子扉页上的照片又有很多认识的伯伯和爷爷,所以印象很深。我查了下当巴水电站的资料,它位于西藏措美县,海拔3600m,且不说当时的施工条件有多差,就这个海拔,作为一直在平原生活的人,过去动作稍微大点都可能会有高反,更别提施工了。可纵使是这样,前辈们硬是把这个硬骨头啃下来了,而且还是以“优质工程”完成的。
    说到我爷爷,那是是老二团出了名的“沈纠筋”,固执的不得了,而我有时候性子也是拗的不行,属于“不撞南墙不回头”那种,我爸常说我,“你爷爷身上那么多优点,你咋就遗传了这个?”说实话,爷爷身上的优点确实很多,而我,偏偏最欣赏的就是他这种对工作“执拗”的精神。
    上次回家,我意外找到了爷爷留下的一些手稿。早在20多年前,爷爷参加过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学术交流会,回来后他就写了一篇《关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思考》的文章,初稿,底稿,最后才是原稿。我翻着手中的这些发黄的信纸,心里突然就有点难过和惭愧,爷爷是个很认真也很细心的人,不然不会一篇文章反复修改,斟酌多次,很多时候,我总是在被动的情况下去学习去工作,我缺乏爷爷身上那股对工作的认真的“劲儿”。
    打小身边的人就都说我聪明,学东西快,接受能力强。可正因我这些所谓的“聪明”,反而让我“懒”了起来,“反正总能做的差不多,那就差不多做下算了”。这种危险的思想存在了不短的时间,直到我看到爷爷这些笔记,突然地我就醒悟了。说到聪明,我不及爷爷分毫,在那个物资匮乏教学质量低下的年代,爷爷是作为当地状元考进的武汉水利电力大学,这是何等的殊荣啊。我还找到一份爷爷退休后的个人简历,工作经验非常的丰富,什么类型的工程都参加过,水库、泵站、隧洞、船闸,还当过高中物理老师,听爸爸说,当年爷爷带的班是全校考的最好的班。
    我很多时候有畏难的情绪在,总觉得我以前没有做过这些,没有学过这些,所以就不敢去尝试,不敢去做,害怕做不好,也害怕麻烦。但是爷爷不是,工作了一辈子,学习了一辈子,他总结自己的话语很简单, “我是干什么,学什么。学什么,就干什么”,他这么说了,他也是这么做的。
    爷爷只是一个缩影,爷爷那一辈的爷爷奶奶都是这样的,他们敬业,他们爱岗,他们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国家,用行动回馈了这个培养他们国家。
    到了我爸爸这一代,工作条件相对于爷爷那一辈好了点,但是水利工程的施工条件仍然是艰苦的。爸爸从事的更多的是一线工作。打我记事开始,爸爸就常年不在家,不是在工地,就是在去工地的路上。
    我爸爸曾经在一个海南的项目,要做场平,当时是大夏天,将近40度的高温,没有人愿意去把满场的竹竿拆掉。为了不耽误施工,我爸和两个同事,徒手将那些竹竿清理了。因为太阳太毒,他晒了一身的脓包,涂了将近一个月的药。
    到了我这一代,条件不知道好了多少,虽说我也在水利系统内工作了四年多的时间,可真正到前线的机会并不多,何其有幸参与过鄂北调水项目的某个标段施工。寒冬腊月大雪天,因为要炸隧洞,五十多岁的项目经理带着与我同龄的一个同事,冒着大风凌晨三点守在现场,回来后两人都发高烧了;同宿舍的负责安全生产的老阿姨,每天五点起来去现场巡查,那一年她退休,又刚刚添了小孙子,本应在家坐享天伦之乐,可因放心不下工程,至今还在项目上。
    无论是我的爷爷,父母,还有身边的各位叔叔伯伯兄弟姊妹,都是我身边最亲最近的人,他们就是我身边的“塞罕坝人”,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属于我们水利人的“塞罕坝精神”。祖辈的钻研与无畏;父辈的艰苦与奉献;我们的执着与坚守,组成了属于我们水利人的水利精神。
    最后,借用我爷爷的一句话作为结语,希望我们都能“干什么,学什么。学什么,就干什么,更要干好什么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作者系碾盘山枢纽建管局 沈惠洁)

责任编辑:丁振

主办:湖北省南水北调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 湖北省南水北调管理局 电子信箱:zhc@hbnsbd.gov.cn
Copyright 2016 www.hbnsbd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26039号-1 总访问量: 今日访问量: